测试

 

当我跟爆豪胜己告白之前

ASK摸鱼短打,瞎几把乱写
ooc严重的纯意识流
我觉得一个摸鱼不用说这么多铺垫的废

ASK原问题:向一个人表白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爆豪,下着雨的那天你在学校旁边的拉面店里和切岛呆到午休时间的第三十四分钟之后离开了,那之后我来到你的座位旁边,发现你落在桌子上一包封皮上印有兔子图案的湿纸巾。夏天是炎热的季节,就算是下雨天温度也不会降太多,虽然我拥有着曾经被你吐槽过“冬夏完全是在作弊”的个性,并不能真切地理解这些感觉,但我每次训练课以后看到你汗流浃背的样子,也应该能明白一些了。那天晚课后绿谷约我出去散步,那天晚上的夜风很凉,所以我故意断续地使用右半边的能力来调节体温让自己变热。出汗的感觉是那么难...

  22 1

轰焦冻在谈恋爱这方面一定是行家,凭他无可救药的天然呆,足以让脾气差劲到极点、一戳就炸的人对他完全束手无策。因为所有的暴跳如雷、所有呲牙咧嘴发出来的牢骚他都会认真地听完、然后把那些话都当真,让那个家伙再也找不到可以发牢骚的点。

他那一天突然一脸认真地请你跟他去食堂、和他一起回宿舍,尽管你恶狠狠地瞪他、用言语挖苦他,他还是安静地退开两步等你和他一起走。皱起眉头骂他烦人的时候你瞥见他柔软的碎发垂在眼旁,他异色的眸子里倒映着你的模样,黑的那颗像黑夜,碧蓝色的像是干净的大海,你突然觉得有点没底气。等你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跟他一样安静了,你发现他原来是那么温柔、那么好看的人。

你请他吃很辣的咖喱,看他难得...

  2

爆豪一巴掌打在绿谷的脸上,眼睛渗出比平时更多的猩红血丝。混蛋废久,你骗我。他说。

他一拳回过去,即使没有发动个性,那经过良好锻炼的身体也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打得爆豪一个趔趄朝后摔倒在地上。

我没有,小胜,你知道的。

绿谷出久说。

那一拳打得没有半分犹豫,足以告诉爆豪他丝毫不心虚。没有做亏心事的废久是不会白挨他的一巴掌的。

躺在地上的爆豪抹了把血。废久的力道太大了,打得他鼻子酸酸的。

  11 1

CP爬墙之旅III 策瑜、权瑜

So far away:

3、历史向策瑜,差不多从初高中扭三三国杀和真三时期就开始注意到这对江东双璧了吧,算是我cp届的启蒙(捂脸)。
公瑾一直是我历史上最喜欢最憧憬的男性人物,国士无双,太迷人。三国来讲其次是陆逊,陆伯言,但对伯言我心疼更多一些。
而且周郎的眼界和抱负都要高出伯言一截,公瑾心中的版图一直是天下,陆逊更着眼于吴国和家。
即使不谈cp我还是爱周郎。

不过我虽然是站策瑜但很喜欢看权瑜的文。正史里的策瑜已经太完美,从总角之交到升堂拜母到带兵投奔到成为连襟,哪怕是最后的“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读起来都像不卑不亢的情话。
总感觉阿策离开的那十年周郎也不会有“生死两茫茫”的凄凉之...

  72

曙光(上)

-契机-

 

   一期一振吉光沿着马厩后面的小路散步。

  刚下过雨,空气还是潮乎乎的,马厩后面有一块长满了杂草的空地,雨水与泥土和青草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很好闻。 连日的战事使他原本干干净净的制服上沾满了泥土、炮灰和血渍,但依然完整,他把它们保护得很好。跟残酷的战争、远离亲人和家园相比,这些当然算不得什么。

  “吉光少校,有人找您。”

-梦境-

  鹤丸国永置身于战场,头顶上是敌人的枪炮声,背后是士兵未寒的尸骨。他脚踏过混合着炮灰与血渍的泥土,跨过留有余烬的废墟,他看到他此生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

  23

【刀剑乱舞/安清】梦魔(4)

夜晚终究还是过去了。

那一晚,安定看见自己面前有一道白光,在他与那些纠缠了自己些许日子的恶灵之间来回跳跃,又唰地一下把那些东西拦腰斩断。忽然之间,堵在安定心头的破油布消失了,眼前也随之明亮起来。

片刻,回忆起自己是谁,在哪儿之后,他清醒了。

他惊异于自己会萌生出那样荒唐可笑的想法。险些就暗堕了,当时是谁呼喊着自己回头呢?是加州清光吧,那个傻家伙。不过安定也从始至终骗不了自己,他的心里,仍存着一段几百年之前的历史。历史终究是历史,回不去了啊。再说,终是避免不了折断的清光与病死的冲田。向前走吧,身为一把刀,也就只能目送着主人的离去,而自己空有长命不死之身。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前走。

走几步,他看到加州...

  8

【刀剑乱舞/安清】梦魔(3)

终于考完试了可以更更文了!

然后发现上中下的话这文章的结构好像不太对劲儿所以改成123然后再追加一篇【x

好吧充其量就是我太懒。【躺尸

烦银的高速枪【。】

前文戳这里:1 2


果是一场恶战。

部队以微弱的优势获胜,大家身上或轻或重地都负了伤。由于是池田屋初战,短刀们多少有点恐惧心理,撤出战场后便都围在药研的身边。既是队长又是兄长的药研只能自叹不能把弟弟们背在身上,一边安抚他们一边想着归城的路线。


祸根似乎还是没有完全铲除掉啊,清光想。然而大家都没有力气再打下去了,也只能等下次了。

可是还能等得到下次吗…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他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变...

  8 1

【刀剑乱舞/安清】梦魔(2)

“吶,我说,你们还记得池田屋事件吗?”


一天午饭过后,大家的谈话较往日随意热闹了许多,各种往年陈芝麻烂谷子的逸闻趣事都被重拾了起来。有些人谈起自己往日共同的主人,激动得落下眼泪。在那忽高忽低的吵闹嬉笑中夹杂了这么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却穿过墙壁被屋里的清光敏锐地捕捉到了。心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着。


“听说,加州君在那一次战斗中折断了刀尖,是真的吗?”


  这是五虎退的声音,带着些将信将疑又有些恐惧的味道。


“啊,是啊是啊,打了败仗呢。过了几年之后他的主人也病死了,好一个瘟神,哈哈…”


那个因为醉酒而显得迷糊的声音摇摇

  20 2

【刀剑乱舞/安清】梦魔(1)

01

大和守安定那迟钝了上百年的脑子终于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了。 


一切的一切宛若梦境,当他发现自己成为了所谓付丧神,有了人类的躯体,当審神者把他领入本丸,拉开门的一刹那他就敏锐地捕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冲田总司的气息,熟悉得让他几乎落泪。


那是加州清光。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他们竟然能以人类的方式面对面,重拾当年的陈芝麻烂谷子。

即便是被放置了上百年,但那曾经刻入骨子的气息,仿佛就在一瞬间带安定回到了当年。他仿佛还是站在当年的战场,热血,斗志,勇敢,坚毅,毫不犹豫地斩杀敌人,那是即便他只有一副冰冷的刀身,也流动在内心的潜意识。


谁说刀没有生命?刀也有灵...

  28 11

【刀剑乱舞/安清】糖



初夏,微风,蓝天。

一个慵懒的午后,大家都昏昏欲睡,本丸内安静得出奇。稍稍有些燥热的气氛使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话都懒得说。

就连一向吵得不可开交的冲田组房间,今天也似乎死气沉沉的。

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

大和守安定正闭着眼睛打盹,忽然他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伴随着那感觉的还有轻快的女声。

“嘿!"

安定转身,很敏捷地抓住那只手,正好对上女審神者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这个时候本来应该是她日常的午睡时间,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下午还有重要的功课,然而却这个时候来到他的眼前。安定疑惑地眨了眨他深蓝的双眼,还没等到一句“主上,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说出口,審神者就仿佛洞察了他的心思,另一只藏...

  61 8

© 橘树九个枝 | Powered by LOFTER